浅议新闻节目低俗化问题范文

“原来我们台各个频道之间都是有区分的,比方说,有关体育方面的新闻,一般由体育健康频道来报道;如果有什么明星来了,一般就是影视文化频道的任务, 详细内容请看下文浅议新闻节目低俗化问题

现在,由于收视率的竞争,已经没这种区别了……”①这是浙江广电集团一位从业者讲的话。他还说,他们在选题以及制播过程中煞费苦心,目的就是为了节目能赢得良好的收视率。

一位责任编辑在向记者布置一条采访鬼屋这种游乐形式的片子任务时这样交代:“拍得恐怖一点,刺激一点,摄像拍的时候要把阴森森的气氛表现出来,音乐可以尽量配的恐怖一些。”

而因为类似这样的一些节目内容受到宣传管理部门和学术界的批评,他们常常感到无奈:“低俗化的问题令我们非常为难,常常会受到学术界或是宣传管理部门的问责,观众批评的要少一些。其实我们内心也是非常矛盾的,竞争很激烈,收视率的压力也很重,但是没有办法,越是刺激、紧张、甚至带些血腥、性色彩的题材,观众就是喜欢看这样的节目。浙江电视台有一个自办栏目叫《风雅钱塘》,会看的人都反映这个节目很好,有本土特色。但实际上这个节目的收视率并不高,典型的叫好不叫座现象。”

新闻节目低俗化问题的本质

美国的菲利普·伽特(philip gaunt)认为新闻内容形成受到机率原则的影响,影响因素包括新闻专业的惯例、组织规范、新闻工作者特质或更宽广的社会因素,但是传播科技的出现更加速媒体(特别是报纸)的商业化;所有权的转移也更强化新闻媒体追求利润的动机。

另有学者认为,当前国内媒体所有权变更为独立法人企业,利润压力接踵而来,电视收视率下跌,新科技的出现,都促使媒体管理者转向运用市场策略,找出受众兴趣,以维持媒体的竞争优势。然而正是由于利润压力的无限扩张,使得低俗化新闻理直气壮地宣称:“读者要,我们就卖!”更加重要的是,利润对于媒体的生存特别是其承担起“第四阶层”或“第四权力”角色意义重大。

在法国学者布尔迪厄看来,自身难以自主、牢牢受制于商业逻辑的新闻节目直接受到了需求的支配,譬如节目收视率、广告份额等已然成为了衡量媒体实力的主要指标,经济资本的数量将直接决定媒体在新闻场中占据象征资本的总数,而媒体一旦掌控了相当的象征资本,则意味着该媒体的符号权力/资本能够在大众文化生产过程中拥有强大的话语号召力,即所谓的符号霸权,基于此,媒体就能更好地吸引广告客户,从而获得丰厚的经济资本。

  • 版权声明:浅议新闻节目低俗化问题范文,由 2019-05-17 发表。
  • 转载请注明:虎丫范文